两性故事

被改造成主人的玩具,三极,日韩美女裸写真图片!

作者:admin 2020-03-29 12:09:45 我要评论

    事情发生得非常突然,以至于杨峰都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其实,杨峰也从未指望京城的那些粮商会对朝廷的命令严格遵守,在他看来,这些粮商暗地里肯定会阳奉阴违乃至拖后腿,甚至偷偷的加价,这些他都不会感到奇怪,但他刚刚下达了命令,对方立即反手将粮价涨了两倍,这已经不是什么阳奉阴违了,而是在赤果果的挑衅朱由校和他的尊严。

    而且,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形成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后果,那就是全北京城的粮店看到有人带头后也全都把粮价提高了两倍,这也立即导致了京城秩序的混乱。

    就在这时,得到消息的陈添也匆匆赶了过来。

    他匆匆跟杨峰见礼后不可置信的说:“大人,卑职也是刚刚得到消息,实在是没想到成国公竟然如此不智,公然跟朝廷的诏令做对,他难道不怕朝廷怪罪下来吗?”

    杨峰冷笑道:“他不是不怕朝廷怪罪,而是以为法不责众,如今整个京城的粮店全都提了价,朝廷总不可能把所有粮商都抓起来吧,朱纯臣就是看到这点才干肆无忌惮的提价的!”

    “这……”

    陈添也面露难色,要说抓上几个粮商倒不是什么大事,可真要吧京城所有的粮商都抓起来那事情可就闹大了,说不定整个京师都会动摇啊。

    杨峰说完后问陈添,“对了,老陈你找我有什么事?”

    “伯爷您不说都差点忘了。”陈添神情有些焦虑的说:“您不是让咱们在京城的那些粮店都不许涨价,全都按照往日的价格卖粮吗?适才卑职发现许多百姓在咱们大笔的买粮,然后转手卖给别人赚差价。而且卑职还发现这里头还有许多人是别的粮店派人来抢购的,卑职发现这样的情况后立即下令每人每天只能限购五斤粮食,这才把这股风潮下了下来,现在是来向您禀报此事的,卑职未得您的应允擅自做主,请伯爷责罚!”

    杨峰赞许看了他一眼:“这事你做得好,刚才杨管家已经向我汇报了,我正想吩咐下去呢,没曾想你已经抢先一步做了,这就很好嘛。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策,咱们不能指望仅凭咱们那几家粮店就能吧京城的粮价打压下来,现在你马上回去维持住粮店的局面,本伯马上进攻面见陛下。”

    …………

    皇宫里,朱由校看着几个时辰前刚离开皇宫,现在又重新回来的杨峰叹息道:“杨爱卿,真要走到这一步么?”

    杨峰沉着脸道:“陛下,不如此不足以震慑那些宵小之徒和不法奸商。而且微臣以为此事可不是区区一个朱纯臣可以弄出来的,若非又一大批人在暗中推波助澜,仅凭朱纯臣一个人又怎能将事情弄得这么大,而且那些粮商也像是商量好了似地几乎在同一时间提价,这也太凑巧了吧?

    而且若是微臣所料不差,如果咱们不能尽快将事情压下去,咱们辛苦筹集到的一百万两银子恐怕就要为他人作嫁衣裳了。还有,若是任凭事情继续恶化下去,陛下的威严以及微臣的脸面将会荡然无存,最可怕的是那些东林党还会趁机发动一系列的动作,譬如逼着陛下和微臣将大明皇家商行交出来,再将京营也交给兵部统一管理,陛下想过那种后果么?”

    “嘶……”

    朱由校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真像杨峰所说的那样,失去了刚到手的这支精兵和大明皇家商行分给他的数百万两银子的红利,他这个皇帝跟傀儡有什么区别?

    “不行……绝不能任凭这种事情的发生!”

    朱由校的手不知不觉中已经紧紧握在了一起,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皇帝就是皇帝,即便是他的性格再宽厚也不会容忍有人窥探自己手中的权利。

    深吸了口气,朱由校点了点头,转头对杨峰道:“爱卿,你尽管放手去做,有什么后果朕替你做主!”

    看到朱由校终于下了决心,杨峰原本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站了起来大声道:“臣领旨!”

    说完,杨峰站了起来朝朱由校拱手行礼后身子退了几步,这才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看着杨峰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喃喃的说:“杨爱卿,你可千万不要让朕失望啊……”

    杨峰出了皇宫后,带着数十名家丁,骑着战马飞驰在大街上,半个时辰后他便找到了正在大街上指挥京营士兵维持秩序的卢象升、虎大威和杨国柱三人,他的第一句话就是,“神机营、三千营、五军营各自抽调一千人兵马交给本督,马上!”

    看着杨峰冷峻的神情,卢象升三人心里就是一惊,从自称就可以看得出来,现在的杨峰是以总督京营戎政的身份在跟他们说话。

    虎大威赶紧问道:“大人,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杨峰也没有隐瞒他们,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们,随后才说道:“如今京城里有人在肆意哄抬粮价,所以正是人心惶惶的时候,你们一定要维持好京城的秩序,否则一旦京城乱了,那些人就会趁机对陛下发难,届时恐怕就不是责罚几个人或是罢官的问题了,到了那个时候恐怕京城就要发生一场大混乱了。”

    杨国柱和虎大威或许还回味过来,卢象升的脑子可是比他们的反映快多了,闻言后脸色立刻就变了。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么,京城粮价全面失控的幕后推手十有八九就是东林党和朝中勋贵的那些人,一旦朱由校对他们彻底失望,加上杨峰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在一旁推波助澜,恐怕京城就要血流成河人头滚滚了!那时候绝对是一场灾难。

    想到这里,卢象升咬了咬牙:“伯爷,这件事就让下官去办吧,下官保证一定办得妥妥帖帖的。”

    杨峰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卢象升:“建斗,这件事不是你一个小小的神机营提督扛得住的,你还是带着将士们维持秩序吧。”

    看着杨峰带着三千名京营将士离开,卢象升久久不语,良久才强自打起了精神继续办事。

    成国公府里,朱纯臣正坐在客厅里,听着府里的管家向他汇报自家的那几家粮行的生意,高兴得呵呵笑了起来。

    “好……提得好,这些全京城粮行都提了价,我倒要看看杨峰小儿到底去找谁算账,难不成他还把全京城的粮行都封了不成,只要京城的粮价一直飙升,他这个江宁伯的位子恐怕就坐不稳了。”

    看着朱纯臣高兴的模样,管家提醒道:“公爷,话虽是如此,但若是杨峰回过头来就会知道是咱们的带的头,以他那眦睚必报的性子恐怕第一个就要报复咱们啊。”

    “怕什么?本公的爵位是成祖皇帝钦封的,他杨峰的本事再大难道还能免了本公的爵位不成?”

    看着朱纯臣得意忘象的模样,管家还想劝两句,只是还没等他开口一名外院的管事就匆匆跑了进来急声道:“公爷,大事不好了!”

    “混账!”

    看到这名管事惊慌的模样,还没等朱纯臣说话,管家便沉声喝道:“慌什么?王贵,你也是国公府的老人了,连规矩都不懂么?”

    “不是……公爷,真的出大事了,咱们所有的粮行被人查封了,负责粮行的何掌柜和伙计们也全都被抓走了!”

    “什么……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管家还没说话呢,一旁的朱纯臣就跳了起来,成国公府在京城共设有十三家粮行。国公府每年收入的五成都是粮行提供的,一旦粮行被查封,对国公府的打击将是灾难性的。

    “来人啊,马上将本公的铠甲兵器拿出来,本公要跟他拼了!”

    此时的朱纯臣脸色通红,眼中射出了骇人的目光,粮行全部被查封,这简直就是挖成国公府的根啊,没了粮行的生意他们全府上下上千号人吃什么喝什么?他拿什么养活手下两百多号家丁?

    好吧,虽然成国公府还有田庄以及一些其他的生意,也不会让朱纯臣一家喝西北风,但想要象以往这样风风光光的过着奢侈生活那是绝不可能的,这对于朱纯臣来说比杀了他还难受。

    盛怒之下的朱纯臣一把揪住了管事的衣襟厉声喝道:“说……到底是谁干的?”

    被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管事结结巴巴道:“是……江宁伯做的,他亲自带着京营的人把……把咱们所有粮行都封了,咱们所有的粮食也被他给没收了。”

    “杨峰……我跟你势不两立!”

    朱纯臣双手紧紧的握着,两只眼睛也变得通红起来,他知道自己违背了朝廷和命令擅自将粮价提高后杨峰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杨峰的报复会来得如此的猛烈和狂暴,一出手就直接将自己所有的粮仓给查封了。

    看着朱纯臣暴怒的样子,他的老管家和管事都面面相窥,眼中露出惊慌之色,他们实在是害怕朱纯臣一怒之下会亲自带着家丁找杨峰算账。如今杨峰可是恶名在外,自家的公爷虽然是国公,抡起爵位要比杨峰高得多,可依旧是然并卵,在这种程度的比拼中爵位根本不算什么,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很显然他们有些高估了自家的公爷,暴怒过后朱纯臣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理智,他长叹了口气对管家说道:“罢了,铠甲就不

用拿了,将本公的蟒袍拿来,本宫也入宫求见陛下。”

    “是……”

    松了口气的管家刚想转身,不料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名家丁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大声道:“公爷……大事不好了,江宁伯带着兵马将……将咱们国公府给包围了,如今他们正在撞击咱们的大门呢!”

    “轰……”

    只听到一阵哄然闷响,国公府那扇用上好的硬木制作,至今已经上百年依旧完好无损的大门轰然倒塌,扬起了一阵尘烟。

    待到尘烟散尽后,一队披着铁甲的士兵发出了阵阵嘶喊冲进了成国公府,向来嚣张拨扈的成国公府的家丁们拿着刀枪棍棒一个个面面相窥,不知道是冲上去跟这些兵丁厮杀还是弃械投降,毕竟这么刺激的事情他们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往日里只有他们欺负人,何曾被人这样打上门来啊?

    杨峰在数十名家丁的拥簇下缓步走进了这座装修得金碧辉煌的国公府,他看着面洽数十名手持各式兵器瞪着自己的成国公府的家丁们冷笑道:“本人乃江宁伯杨峰,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全都给本伯弃械投降。否则到时候可别怪本伯没有给你们活命的机会,现在你们自己选吧!”

    就在这时,跟在杨峰身后数百名京营士兵也齐声大喝道:“弃械投降者不杀!”

    “弃械投降者不杀!”

    整齐和肃穆的喊声极大的震慑了成国公府的人,这些平日里只会跟在自家老爷后面耀武扬威欺压百姓的家丁们哪里是这些经过严格训练的京营士兵的对手,被人一喊之下所有人都有些懵逼了,有些胆小的人更是连手中的兵器都脱了手。

    我只给你们十吸时间,本伯可是将丑化说在前头,时间一过便格杀勿论。

    “十……九……八……七……”

    “当啷……”

    杨峰的倒计时并没有数多久,很快便又家丁坚持不住扔掉了手中的兵器跪在了地上,紧接着便是越来越多的人也跪在了地上……

    “杨峰……你休要欺人太甚!”

    这时……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传了过来,原来是朱纯臣带着几个人匆匆跑了过来。

    只见他来到杨峰的面前,面色潮红大声喝道:“杨峰,谁给你的胆子敢带兵包围成国公府的?你知不知道这是堪比谋逆的大罪,本公要在皇上面前狠狠的参你!”

    “参我?”

    杨峰面上露出了一丝讥笑,他突然一拳挥出了一拳重重的打在了朱纯臣的肚子上。

    “砰”

    只听见一声闷响,朱纯臣双目圆睁,脸上露出了包含着痛苦、不可置信以及吃惊的神情,整个人不由自主的跪在了杨峰跟前。

    随后只听见杨峰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人啊,将朱纯臣给绑了,压入大牢……”找本站请搜索“6毛”或输入址:.
相关文章
  • 被改造成主人的玩具,三极,日韩美女裸写真图片!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唔好甜呢水都流出来了,将军和公主欢...